在里面也在外面 (In and Out)

我正坐在十一月的湖边,合上欧洲历史选修的阅读,听宁静的雨落在湖中时涟漪的声音。渐渐暗下的天色像是一部旧电影里开场的画面,没有声音的哑剧,却充斥着感情。公园四周的城市建筑还没有亮起灯,高楼的顶层被轻薄的雾气吞噬,海市蜃楼般不真实如同从未存在过

朝鲜游记: Travelling in North Korea

初到丹东,便可以逐渐感觉到一些朝鲜的气息,无论是朝鲜语的广告牌还是身着朝鲜族服装的妇女,亦或是佩戴朝鲜领导人胸章的朝鲜客商,都预示着我们离朝鲜原来越近,站在酒店的窗边便可以看到朝鲜的边境城市新义州,远眺江的对岸也有不少高楼,不过夜幕降临后的对岸更加寂静,零星灯火点缀的黑暗给人更加神秘的感觉。

一条街的日与夜

我不知道这是如何一种微妙的体验,只有当我行走在世纪大道宽敞而平坦的路面,被拥挤而孤独的的写字楼环绕时,才想念起了浦西那片盘落有致的街道,那里没有横平竖直的道路,有的是一种夹在在回环之间的情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