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世纪大道的82天,想Ta

When coronavirus is spreading to the world, our life at home hasn’t been compromised. We are using warm daily stories as a way to respond to the outbreak and enrich our lives by our creativity and restless passion. To find out what students have gained through these days, we interviewed some Chinese students about their vigorous lives. We hope when the day of reunion at Centre Avenue 1555, we will find ourselves a better person due to these valuable moments and countless warmth.

中国土地上的病毒攻坚战尚未偃旗息鼓,海外早是烽烟四起。然而在春日到来之前,我们需要抗争的不仅是新冠病毒,更是长久隔绝人际往来、溺于网络世界后内心的失落,空虚与怅惘。然而,生活总是不断挣脱枷锁、一往直前的。我们采访了一些宅家的中国学生,看见了他们积极乐观、活力自律的生活态度。当我们齐聚世纪大道1555,每个人,都一定会比原来更好。

北野武说过,灾难并不是死了两万人这一件事,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次。

但是人类的复杂远远超乎你我的想象。明明时代的灰烬落在一个人的头上成了山,偏偏还能从普通人琐琐碎碎的点滴日常里,寻找到那些细微的善意和爱,用来抵御严冬、抑制黑暗。

宅家百态图

大概这就是生活的魅力吧。毕竟,当一个人走过一棵树影婆娑的大树,怎能不感到幸福呢?尤其是当你还能闻到油亮油亮的饭菜香,食物的气味诱惑着我们的原始本能,手中的筷子早已脱离理智的控制,成为了腹肌除皱的罪魁祸首。一场新冠,硬生生逼出了我们掌勺的天分。

时常馋奶茶,一边拿着超市牛奶煮着壁橱里私藏的金贵茶叶,一边想念着AB周围的一点点厝内喜茶Coco,满满的珍珠波霸。当茶叶旋转着浮起来,脑海中仿佛飘出了明天和同伴上街的场景。

Q:受疫情影响在家呆着的这段时间里,同学们为了解闷都开发了哪些新技能?或者有没有哪些解锁失败变成车祸现场了呢?

A:在家无聊,就开始研究做饭和烘焙。基本上家里有的食材都被我拿来炮制了一通,居然成功做出了松饼意面千层蛋糕还有冰激凌!不过英雄偶尔失手,第一次做曲奇饼干,结果做成了烤饼,还是能把牙硌下来的那种。

没有外卖的日子把我逼得自己做奶茶。也试图过解锁厨艺,然而万万没想到疫情期间我想要穿上防护服居然是因为害怕面对热油和水混合飞溅的场面……好可惜到现在也只会分离蛋清蛋黄。

我本身也不是一个健身做饭达人,但是我在家里学会了大概鸡蛋的好多种炒法。然后都觉得可以发明一个鸡蛋的50种炒法,把它打在锅里和打在碗里,搅起来搅不起来,放油还是放水,还可以把鸡蛋摊成饼,各种形状都是完全可能的。所以对于我这种做饭小白来讲,还是蛮有趣的。

Photo Credit: Coco

油条似乎是每一个母亲都会挑战的项目,同样的经典还有凉皮,电饭煲蛋糕,炸鸡,薯条······选择的唯一依据就是自己孩子茶余饭后的嘟囔,“啊,想念楼下的豆浆油条了。”

Photo Credit: Julie

A:做成功了海盐蛋糕!车祸经历的话,可能因为有母亲大人,所以也没有出大乱子。

感谢我妈一直解锁新技能,在家也能喝到奶茶吃到炸鸡。

Photo Credit: Coco

Q:大家有没有因为在家呆着而实现了一些未曾实现的事情?

在远离疫情的宅家期间,难得拥有如此清闲而大块的时光,可以充实头脑,掌握自己垂涎已久、却迫于学业繁重无法自学的技能。众所周知,上纽大学生间流传着三大武林神功:P图,乐器,剪视频。

A:靠教程摸索了一点点Adobe全家桶中的一些,当然开课之后就暂停了。顺便写了书法,但是写的太丑了。

16岁那年的生日哥哥送了我尤克里里,吃了三年灰终于被我拿起来了~简单自学了一下,和好朋友约定了等到开学一起弹唱la vie en rose哈哈哈哈

剪视频!终于把想学了快一年的剪视频给学了,剪出了人生第一支vlog。做饭的话也不算是新技能,但感觉做饭频率高了之后厨艺也比之前精进多了,想做什么都随心所欲,而且看起来吃起来都蛮不错。

重新开始弹很久没碰的钢琴和贝斯,然后剪视频。 没解锁成功的…哥若解锁,必定成功。

或大或小的梦想,也在冬去春来的日子里一点点圆了起来。也许家里储备上足足的口罩药品会让人在某种程度上感到些许安心,但是时时刻刻提升自己,更有让人内心安定的魔力,排解掉无孔不入的负面因子,恢复对生活的热爱与信心。

加缪在《鼠疫》一书中说过,人类能在这场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

不,回头望去,我们也赢得了更好的自己。

A:一直梦寐以求的便宜减肥餐可以自己做了!

闷完咖啡倒头就睡。 塞尔达神庙全开了。

我感觉真正未曾实现的事情是工作效率和执行力提高了很多,以前说做一首歌都拖拖拉拉拖很久,现在说做就立马投入进去。

在家待着,我的卧室就是新的寝室。把很乱的房间全部整理了一遍,还买了假花,竹筐(收纳盒)和新的桌布,房间第一次从鸡窝变得还挺好看的。

终于实现了每天两次的遛狗,原来忙的时候都只能一天遛一次。还实现了规律锻炼!每天和朋友一起打卡keep,终于把上学期长的肉练下去不少了,争取复学前恢复理想体重哈哈哈哈。

Photo Credit: Catherine

每天床上起来桌前坐下的清修生活看似一成不变,但是别不开心,脂肪会笑。

研究表明,身材和心情有很大的关系。当一些负面的情绪总是挥之不去,内分泌系统就会强行打乱你的新陈代谢,抵御内心的不快。

但是真正热爱生活的人,又怎么会被生活本身打败呢。

自律即自由。

A:这学期报了芭蕾课,我还每天坚持练一小时芭蕾或者健身运动一下。学习之余,就跟家人一起聊天撸猫、写写文章、遛弯健身,是开学无法拥有的养生生活。

三餐和作息都更规律了!其实也还挺享受每天工作学习完下一秒就可以躺上床的美妙时光的。

实现了上学期梦寐以求的充足睡眠!最爽的一次就是早上8:15上课8:14起床,惊险一刻😓而且因为在家每天还被拉着锻炼了,虽然非常不想做但是确实能让状态好起来!

晚上一点睡,早上十点起,以前做得到吗??(狗头)(早八课因为不用zoom,也就顺其自然变成了晚八…)还有,“寝室”距离“教学楼”只隔几米,这不是梦寐以求的嘛!

每次想减肥忌口,厨房总会伴随着饭香传来“节食不如多动”的吐槽声。除了自控力和各种due的干扰,父母似乎也会成为规律生活的一大”劲敌”。

A:刚开始的时候有练习做饭也有健身。后来健身因为keep声音太吵被家长呵止,做饭的停止则是因为懒😅。

Photo Credit: Catherine

线上学习局

克服心理与生理上的千难万难,我们已经迎来开学第六周。只要Wi-fi坚持不懈、VPN选手发挥正常,在床头也能体验教授同学全球在线的仪式感,“家里蹲”大学也可以上得有滋有味。不必起早赶shuttle,可以在打开zoom到视频连上的半分钟内从容地喝完最后一口牛奶,甚至用不着洗漱打扮,大家的面孔都乖乖地藏在镜头后面。

Q:在你心里,别开生面的线上教学比起面对面课堂有没有独特优势?或者,有时候你也为此伤透了脑筋?

A:在家里学习上网课比在学校里更忙,每一天都被排得满满的,基本上没有浪费时间。在学校里坐shuttle,排队吃饭的时间可以被节约下来培养个人爱好,比如YouTube等,感觉生活更高效更充实。

每一位老师都很负责任,没有让我们感受到与在校园差别太大的教学体验,除了偶尔软件不太给面子出现bug之类的。就interaction lab 这门课来说,除了每周三次的zoom meeting之外,如果我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通过Discord发消息给教授,教授也会很及时的给予回复,拥有了24小时office hour。 但是呢,在家缺乏了学习需要的仪式感,为此我特意把书房改造成为了我的特定学习点,一进书房就学习,如果想要刷刷B站什么的,就出去刷,这也大大提高了我的效率。

在家学习的最大感受就是学习与娱乐不再分离了,因为在同一个地方所以感觉一直在学习。

但是,时常也迷茫于自己漫不着调的学习安排。我们的学习,更自由也更不自由。舞蹈课纷纷closed,Lab遥遥无期,看似是视频界面上热热闹闹的一堂大课,可总是缺了那么点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网课的原因,老师布置的作业也多了。 我必须把一项项作业列出来不然很容易忘记,如果在学校上课的话,会有朋友督促我,跟我一起做作业。

每天都有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蹦出来需要塞到原来的每日计划里,时间一下子变得不够用,特别是在家里有点找不到学习的氛围,这个礼拜的网课能拖到下周末。

化学实验课一直无法做实验,严重影响教学进度和能力培养!!

现在因为疫情影响,同学们都分布在世界各地,我们学校也因此被称为“日不落”大学(每个时区都有同学)。最近一次的小组项目,我们组里有四位成员,来自三个时区,基本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沟通,还很难联系上组员。一想到ddl快到了,就有些抓狂。

这段时间,权且当是自己放了一个悠长的寒假吧。学会独处,享受孤独。当忽然有一天,假期结束,一切恢复如常,生活才真正开始了。

Photo Credit: Vera

爱在疫情下

最要紧的是,我们首先应该善良,其次要诚实,再其次是以后永远不要相互遗忘。—- 陀思妥耶夫斯基

身处黑暗,更见得光明。很古老的年代,为了抵御严冬,我们围篝火而坐;如今,篝火自在于心。山脚下的梅花开了又谢了,拇指的指甲长了又磨了,日子一天天流水一样淌过,似乎千篇一律,实则各不相同:每天都有新的小矛盾,也有不一样的小确幸。可能这就是我们,因为见过了漫漫长夜,才会对星火的温暖格外珍惜吧。

Q: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因为疫情而收获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比如和好久没联系的朋友突然相互关心了一下,聊了聊近况;或者在每天和家人的相处中获得了新的体会······

A:尽管朋友们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国家,但是我们还会经常视频聊天,让我感觉到即使相隔很远,我们友情也不会变。而且网上视频朋友们会给我展示一下他们住的环境,对我来说是了解不同文化更亲切的一种体验。

疫情反而拉近了我和朋友之间的距离~虽然没有像以前一样生活在一起,但也是在一起生活~

好朋友在韩国买到了口罩,到货了以后就来问我口罩够不够用,需不需要她寄给我。很感动能有朋友在这个大家都很需要口罩的时候惦记着自己。

疫情很严重的时候,家长从来不让我出门,都是他们出去买菜,帮我取快递。在疫情中发现他们是最关心自己的人。

还有2.14和npy硬核送礼物,直接淘宝买好快递到对方家里去!

曾经与家人的聊天是深夜线上五分钟,与朋友的互动是线下24小时无间隔;而如今,朋友们成为了“网上邻居”,亲人却渗透到生活的每一个琐细褶皱中。

从早到晚和家人在一起,一起玩游戏,最简单的飞行棋都能笑声连连,无比欢乐;不能出去了,突然变得很知足,和家人一起逛超市买买买都十分令人期待和满足。再补充一点就是,一天三顿吃家人做的饭菜,即使不是大厨的水平也觉得格外温馨~

这段时间我爹要工作,所以就我和我娘两个人一起呆在家里。她做饭不巫婆,就是和锅有仇,曾经烧糊了从平底锅到陶瓷锅到小奶锅到电饭锅所有能称为锅的容器,并且在洗烤箱的时候成功把底捅出一个洞。但是这段时间,每天我们一起煮加料方便面,下馄饨,做非常非常难吃的小面包,而我每次都会告诉她做得不错。

线上狼人的计划还暂时没有完成!!!

Photo Credit: Rachel

灵魂发问:你想念在学校的日子吗?最想念学校的哪些地方和能在学校做的哪些事?等能回学校了最想在学校和学校周边做的事是什么?

我想······

想念学校衣柜里的衣服。还有落在寝室里的琵琶和吉他。想念朋友们面对面相处。想念实体课堂。

想念在宿舍的周末,可以和大家一起玩UNO然后聊天聊到很晚。想回学校和我的“图书馆朋友“们一起学习,互相教对方说不同的语言,周末一起拔草上海的各种网红店,然后分享这段时间的有趣的事。

想念呀  回学校要立刻去金桥宿舍对面吨吨吨地喝lelecha 

想念每天清晨shuttle上什么都不用想的半小时,想念和朋友冲去松林路买手抓饼的课间,想念和室友聊小秘密的深夜,想念十点开始空位越来越多的图书馆,想念从世纪大道骑行回金桥时偶遇的一切琐碎的美好。等到能回学校了,最想做的是好好度过每一天吧~那些曾经习以为常的平凡生活,才是最珍贵的烟火人间。

想念在学校可以随时自己出去尝试不同的美食,随便瞎逛。其实这样看来也不是想念学校,而是想念没有疫情的生活。等能回学校了我想在IMA Studio里面熬个夜。是不是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冒出来这个想法哈哈。

想念图书馆超大书桌和超快网速。回去最想去吃学校和宿舍周边的美食。温野菜妈妈想你了。 

想念能让我锻炼的羽毛球队训练 想念和朋友们在厨房里瞎搞 哦是他们做饭我瞎搞 在琴房里跟着朋友弹的琴大声唱歌 教室友解方程 想到奇奇怪怪的问题跑去教授/助教办公室呆的一个个下午 为了弄活动忙前忙后 总之就是无比充实又累死人的那些可爱的日子可爱的人 和我呆过的那些地方 都很怀念呐

想念学校的一切,或者说是学校的生活,图书馆可以控制我的拖延,在宿舍可以和室友闲聊欢笑不断; 想和同学再去梅奔滑冰,再去世纪汇吃牛蛙锅和酸菜鱼。

我还蛮想念在学校的日子的 但渐渐地也挺适应在家的这种惬意的生活 只可惜有想见的人没有见到 希望能在回学校了之后就赶紧见到他们 跟他们在一起不管干什么都好。

想念充满罪恶感但还是坚持喝奶茶的快感,也想念每天结束学习后瘫在宿舍的感觉。另外,学习氛围也是不同的,面对面地交流能够更有效。

想念的应该是图书馆circulation desk后面的小房间。Finals的时候,那里有沙发和免费的速溶奶茶,还有毛绒玩具,我gps final那天上午也是在那里复习的。回学校后最想做做的事应该是上一次eap课吧。 大家现在都网络一线牵,在zoom上各种discussions,但是还没有线下见过面。

很想在疫情结束后在学习之余,双休日的时候再和朋友,到学校周边的一些草地,一些湖边散步玩耍,发挥所有的感官去体验生活,去感受微风轻轻划过身旁,细嗅青草的芳香。还有学校周围和同学转过无数圈迷路的世纪汇。

想到学校,与其说想念的是一个地方,或者是特定的人,不如说是一段段故事与回忆。上纽有我大一最累也最甜的时光,和同学吵吵闹闹,熬夜赶due,睡在cafe的沙发上听见冰块倒进水箱的脆响,等待第一缕世纪大道的晨曦照射在脸颊上。有时候霎时间整个人都被回忆的冲动塞满,只觉得曾经一切都太美好了。

作为一个吃货,对于吃的记忆更加强烈而持久。潍坊社区抽血之后奖励自己的三两春生煎,世纪汇角角落落里的肠粉,和府捞面的番茄草本猪软骨,cafe的抱抱牛油果,AB随处可见的vending machine里的百奇,还有百吃不厌的点都德,还有那一个个陪我一起下了课冲出校园的你们啊!已经和很多好朋友约好在上海恰火锅了!

结语

我想念曾经的曾经早七的shuttle八点起床,luckin的咖啡半价白嫖,日常赶due愁到脱发,但其实这才是一切如常。这次的疫情里,我们花费了不少时间出走旧日的记忆,也在生活日日夜夜的痛感里认清那些过去一直忽略的,琐碎而善良的片段。

尽管每日新闻里统计的发病死亡数据像手术刀一样冷硬而锋锐,NYU各据点也正式从线下转战online,但

这样的日子终究会翻页的。等到我们齐聚世纪大道1555请更换掉脑海中陈旧的影像,因为一切将是簇新的,我们长大了。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Yuxin Qi, Yanqi(Vera) Zhang & Qianyu Zhu.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managing@oncenturyavenue.com to get in touch. Photo Credit: NYU Shanghai, Coco, Julie, Catherine, Vera, Rachel (in order of appearanc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