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俞立中

Features Editor Joyce Wang interviews NYU Shanghai Chancellor Lizhong Yu.

English

 

OCA:作为市人大代表,您现在的主要工作领域是倾向于教育方面吗?

俞:我现在侧重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我本专业领域,资源环境与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一个就是关于教育方面的。因为这两个都是我比较熟悉的领域。当然我有时候也偶然会涉及一些其他的话题。这是市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是直接影响市政府的决策的。那么区人大代表,我现在还没有具体做这方面的工作。我认为区人大代表可能更会涉及局部的问题。浦东新区的具体问题。因为他不能影响市政府的(决策)。当然,我们可以通过区人大向市人大提出一些建议,就比较间接了。但是为什么我会答应参加区人大代表的竞选?因为上海纽约大学在浦东,我们得到浦东新区政府的很多支持。当然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希望得到浦东新区政府的更多支持。所以,我做区人大代表,可能会有更多机会跟区里的领导接触,我也可以及时反映上海纽约大学办学过程中的碰到的困难和问题。

OCA:您觉得从市人大代表到区人大代表,有没有新的机遇和挑战?

俞:当区人大代表可能会面对更加具体的老百姓现实的生活当中的问题。所以作为一个人民的代表,怎么能够把人民的心声讲出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可能会更难一点。因为(作为)市人大代表,我主要是通过意见和建议来提案,我不需要去回答某一个居民提出的问题。如果第一次他们跟我提出一个问题,第二次又提,说:“我们上次和你提过了,你怎么没有什么反应?”那这个人民代表人家就会有想法了,觉得你没作为。作为市代表一般没有这个情况,因为我提的问题是一个面上的问题,或者是一个政策方面的问题--那是我自己思考之后我觉得对上海的发展有较大影响的问题。实际上这些年来,我作为市人大代表,参与的活动和会议有很多。政府要讨论一个法案,比如最近的食品安全法,前段时间的控烟,都是一次次讨论出来的。他们会邀请一部分市人大代表去参与立法的讨论。叫了我我总归要去的,还要发表我的意见,还要填表,这都是很花时间的。所以当人民代表也不是好当的。(笑)

OCA:您的教育背景和这些年你在教育界工作的经历,对于人大代表的工作有什么帮助?

俞:那是肯定有的。我基本上除了在农村工作,其他都是在大学工作。所以对大学的教育,包括基础教育,了解的情况比较多,有很多亲身体会。也知道教育的问题在哪里。所以我提出的问题都可以提到点子上。曾经有代表提过,在中小学课堂里,要有沪语课。我不赞同我觉得如果每一样需要的东西都要作为一门课程来上的话,那学生负担太重了。我们一方面在减负,一方面又在增加学生的负担。那么怎么来促进呢?语言本身来自于环境的影响,我们需要营造沪语的环境,比如广播电视可以安排一定的沪语节目;现在公共汽车上报站报普通话也报沪语的。这些都是应该的,可以保持一种地方的文化。但不是应该做的事情就要上课。我想因为我在教育界工作那么些年,我知道这些问题。关于中外合作办学,那我自己是亲身经历的,这当中碰到一些什么问题,我都可以及时通过这个过程来提出。那么另外一个领域,就是我的专业领域,环境可持续发展。因为上海这个城市的发展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怎么使我们的生活环境更好。实际上这些年来,从政府角度来讲,做的努力是不少的,这个我是看得到的。花了很多钱和很多精力在做。这些年来,我也不断针对环境问题,根据我自己专业知识背景提出一些建议,也希望政府能重视这方面的问题。我觉得蛮有意思的,这也算是一种社会责任吧。

OCA:讲到体制,很多人说中国的政治民主参与度是不够的,对于这件事您是怎么看的?

俞:我觉得要历史地来看。如果我们站在孤立的历史阶段来看,中国的政治体制民主和美国的,英国的,印度的,韩国日本的,或者和其他非洲国家比较,也许大家会说,我们的政治民主太少了。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如果你站在一个历史的视角去看,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主制度的建设都需要有一定的过程来实现。这个过程一定要和这个国家的国情结合在一起。如果老百姓的民主意识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我们国家的民主监督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话,一下子要往任何一个方向去推,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我想,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是一个很完美的制度,但是他也是在考虑到一定的国情,在有控制的范围里来实现民主,可以避免出现贿选之类的问题。所以我们要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民主的问题。中国的民主在进步。人大代表选举以前都是全票通过。现在基本没有全票通过的事情了。有人弃权,有人反对,每个人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了,哪怕有些仅仅是发泄一下。但是给你这个权利,你就可以用。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民主还是在发展过程中的。当然要走到我们想要的民主还有很大的距离。

另外我们横向的来看,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社会制度的选择是多元化的。并不是美国的模式就是民主的标志。比如美国这次选举,或者英国脱欧,这并不是大多数老百姓所愿望的,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怎么去找适合自己的政治制度,也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OCA:您觉得当人大代表,对于上海纽约大学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和推动?

俞:对我来讲,我有话语权。我有平台可以去发表我的想法和意见。这个意见可能是对教育的大局的意见,也可以是针对上海纽约大学未来的发展。我也会根据我所了解的信息和我们想达到的目的,通过这个平台,更好地行使人大代表的权利,来帮助学校和教育的发展。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Joyce Wang .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managing@oncenturyavenue.com to get in touch.
Photo Credit: ECN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