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以声色

以色列,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国家,由于他所处地理位置的动荡,让人望而却步。

以色列,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国家,由于他所处地理位置的动荡,让人望而却步。在这之前,以色列与我而言一片黑白,大致的电子数据,地图上的微小尘埃,肤色不同的人种,就是那个心向却难往之的国度。好在,有一个契机,让我遇见它。在2016的暑假,我有幸去往这个国家学习,如果不是这个项目,很难找到一个理由到这里来。它是世界上startup companies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上科技人员比例最高的国家,创新性除硅谷外无能出其右者,足以见得这个只有800万人口的国家的伟大与奇妙。而我此次参加的项目便为Business Entrepreneurship,主要涉及的是创业方面的知识,我们的教授是Dr. Gil Avnimelech,他用20天的时间带我们初步了解了这个新的领域,每周也有一次客座演讲,让我们聆听他人的经历与想法。课上听着各地的同学用独特的方式分享自己新的想法或者带来自己已经做出的产品。不论是教授还是同学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一次presentation有一位美国的同学自己写了三段rap来分别介绍三段idea。因为我们上课期间正值Pokemon Go 上线,教授便向我们分析这款游戏除了娱乐属性外还能有何扩展。令我比较遗憾的是没能听到Middle East这门课,于是便用自己的眼睛和脚步纪录所经之处的故事。  

由于这次的暑期课程在特拉维夫大学进行,所以我的大部分记忆都留在了这个地中海边的城市。从机场辗转来到特拉维夫大学,本古里安机场大厅圆桌环绕着天井水帘,火车站都是身负M16系列步枪的服役兵,公交车上报着希伯来语的站名,满眼都是令人不解的乱码文,所经之处都必有书店。与大家印象中的中东地区不同的是,这个被海风青睐的城市是沙漠中的花园,沿路都是用滴灌育出的鲜花,出自不羁设计师之手的谜之建筑,充满艺术性与包容性的沿街涂鸦,虽只是匆匆一瞥,但也足以令人感受到这个城市的独一无二。同在落日晕染下的特拉维夫,雅法老城码头的乌鸦立在桅杆上,Gorden Beach的冲浪板卧在沙滩上,NahalatBinyamin的艺术家集市创造着流淌的美好,海兹利亚的Beer Garden回荡着酒香的音浪。

学校也为我们安排了一次field trip——去南部hiking和死海漂浮。这也许是我经历过最原生态的一次hiking了,上一秒还在跋山涉水,下一秒就在沙漠中暴晒无处躲闪,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每次休息都是为了听地理知识讲解,guide随身带着一块白板为我们讲述各个地貌是如何形成,一块大坑竟然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历史浮沉,脚下踏的土地就是活页的地理教科书。大家都了解的死海便不做赘述,若不是沙漠特有的热浪,第一眼还恍惚觉得来到了马尔代夫。晚上一个人凭栏隔着死海望着对岸扭曲的灯火,那是约旦。抬头便是北斗七星,有一句偈语为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晴万里天,此刻最纯粹的也莫过于这方土地。

img_9683-5

参加这个项目的空隙,同学们去了海法的空中花园,感受Glen爷爷所信仰的巴哈伊。去了戈兰高地,驻足于国境线上,身旁便是联合国的驻军,向前便是叙利亚的营地。也去了耶路撒冷,彼时已经没有了钟声,只有在苦路上行进的祷告;已经没有了帝国的荣耀,只留下了断壁残垣,唯有砖石缝中的杂草能够显示出时间的分量,唯有挤在哭墙中的纸片能听见无声的哽咽。犹太大屠杀纪念馆,以色列博物馆,大卫塔大卫城和耶稣墓中信徒的下跪痛哭令人震撼。早晨阳光下,人影幢幢,恍惚之间能瞥见真神。安息日的街头空无一人,公车的轨道通向夕阳的尽头。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都曾在这登上舞台,但如今我们看见的是一片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海也不再有了。

一个月,三十天,七百二十个小时,以色列用尽他每分每秒诉说自己,从游客视角到当地视角,从二维视觉到三维感官,我多想尽我所能去翻阅它千百种美好的样子。多元评论中的以色列,以纵情之态,无言盛开。毕竟,这国度里的遍地惊喜,只赋予你踏上这片热土的那一刻。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Sylvia Sang.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managing@oncenturyavenue.com to get in touch.
Photo Credit: Sylvia Sa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