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New Year Abroad

周五下课要离开教室的时候,教授叫住我,微笑着对我说了一句,Happy Chinese New Year。

一个留学生的春节

周五下课要离开教室的时候,教授叫住我,微笑着对我说了一句,Happy Chinese New Year。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才呆呆地回了一句感谢,您也周末愉快。走出教学楼,我望着大雪过后清澈透明的天空,傻傻地出神:在西方文化张牙舞爪、铺天盖地的时代,我或许已经太习惯于去向朋友们说Merry Christmas圣诞快乐,却欣喜甚至于惊喜于一个美国人对于自己根土文化的关心。犹太人有自己的传统新年,穆斯林有自己的传统新年,世界上有很众多的民族有着属于自己别有心裁的新年习俗。“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世界各国的人们都以独具特色的方式迎接新年的到来,但如果要我说,我作为一个在海外学习的中国学子对于春节和年味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感受和理解的话,我唯一能说的是,大家倒数三二一等待新年的心情,以及对于新的一年有美好的、祝福的希冀和愿景,还都是一样的。

中国的新年,按照农历,每年的腊月三十为除夕,正月初一为春节。除夕守岁,源自于古时在民间所流传的一个故事:太古时期,有一种凶猛的怪兽,散居在深山密林中,人们管他们叫“年”。它的容貌狰狞凶猛,生性凶残,常常出没于天黑之后,等到鸡鸣破晓,它便返回山林里去了。百姓们算准了“年”恣虐的日期,把这一天的夜晚当作关煞来守,成为“年关”。每到这一天的晚上,每家每户都提前做好晚饭,熄火净灶,将家禽牲口统统拴牢,封住宅院的前后大门,躲在家里吃“年夜饭”。由于“年夜饭”有吉凶未卜的意味,所以每家每户把这一顿饭都置办得很丰盛。在用餐前祭祀祖先,祈求神灵的保佑,以此来和睦、平安地度过这一夜。晚饭过后,谁也不敢打盹睡觉,大家挤坐在一起闲聊壮胆。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除夕熬年守岁的习俗。

当然,在现代社会这些古老的传说可能听起来,会显得有一点迷信、荒唐,但是即使到了今天,亲朋好友相聚在一起、契阔谈宴一叙昔年奇闻乐事的习惯,却没有改变多少。我们作为在海外的中国学生,虽然远离千里之外的家人,但是幸在身边有天涯若比邻的海内知己。这样的除夕、这样的春节,少了几分合家欢乐,却多了几分江湖义气。孔子曾说过,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父母在世,子女理应不出远门,如非要出远门不可,则应当有坚定、明确的奋斗目标,明白自己离家远行的意义。留学生听起来是风光奕奕的三个字,但只有当自我变成那个群体一部分的时候,才明白有些风光的背后,只是有些人努力地举起期待、捍卫自我标准的倔强。别低头,王冠会掉,别流泪,坏人会笑,是我和朋友们最喜欢用来自嘲的一句话。但是今夜的除夕,我们不谈遗憾不谈埋怨,我们展望新的一年是更好的一年,期待新的自己是更好的自己。

二曰七日周日晚,是二零一六年北京时间的除夕,朋友们早就嚷嚷着说要聚在宿舍里吃一顿重辣火锅,锅里翻滚着气泡、沸腾的水,空气里氤氤氲氲的水汽和辛辣的香薰料,飘过鼻尖,让人禁不住地用力嗅一嗅,我想,这大概就是过年的味道吧。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Kelvin Hu.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managing@oncenturyavenue.com to get in touch.
Photo Credit: Arshaun Darabni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